广东捏合机生产制造商 金昶泰真空不锈钢捏合机
金昶泰首页 » 行业资讯 » 金昶泰@我不是药神:人命明码标价,值得深思!

金昶泰@我不是药神:人命明码标价,值得深思!

作者:金先生 分类: 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18-7-9

196

人已浏览

周末到广州万盛广场万达影城看了一场近日票房冠军的《我不是药神》,电影被捧上神坛,不是没有道理。选题大胆,以2015年的贩卖印度假药的陆勇案为原型,徐峥主演,讲中国的医药话题。这部电影能上映,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看完电影最大的感受:人命,真不是无价的,明码标价着。人命,真不是奢侈品,活着才是呢。

我不是药神剧照


生命=金钱

电影开篇,徐峥饰演的程勇是个没用的中年男人,靠印度神油混口饭吃。

父亲病危,医生说了情况越来越糟。他没钱,老爹死得更快。

前妻再婚,日子过得比他好太多,要带着儿子移民。他有着所有大男子男人的狭隘,就不想儿子跟着后爸过好日子。他没钱,儿子就得跟着妈妈。

他卖的印度神油,回头客极少,用过的人都说:“夜夜没用,唉。”

程勇不想父死子散,但日子这么丧,鬼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个口罩男走入程勇的神油店。口罩男,是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

吕受益:“你卖印度神油?经常去印度走私吧?”

程勇:“什么走私?我告诉你,我没有走私!”

吕受益:“走私就走私嘛。我想让你给我买一种印度药,印度格列宁……”

程勇:“走走走,假药不买……”

吕受益:“不是假药,要不是我自己有病,我就自己过去印度买。这种印度药,跟格列宁药效一样,但便宜很多,市场超大……”

程勇:“说了不买,走走走……”

吕受益:“那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好不啦?你要是改变主意,给我打电话,我等着这个药救命。”

当晚,程勇找了吕受益:“你确定真的有市场?”

吕受益说:“是的!只要你能买到,我帮你卖。”

程勇说:“那你得先给我钱。”

程勇是商人,在他眼里,生命=金钱。吕受益要救命,程勇要挣钱。

我不是药神


吕受益的命,值5000

吕受益给了,程勇偷渡去印度,拿到了一箱子印度格列宁。拿货500块一盒,卖给吕受益5000块。

吕受益捧着格列宁,就像捧着宝贝。4万一盒的格列宁,他吃不起。5千一盒的格列宁,他还能吃。

吕受益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时,儿子才在老婆肚子里五个月。他那时天天想死,但看到儿子出世那一瞬,他突然感觉:活着真的太好了!

那天,吕受益请程勇到他家吃饭,好吃好喝伺候程勇,他是搬回5千一盒格列宁的人,是救命恩人。

老吕望着儿子,跟程勇说:“现在有药了,如果他早点结婚,说不定我能当上爷爷。”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程勇停止贩卖5千一盒的格列宁,老吕吃不起4万的正版药。身体急转直下,白血病进入急转期,做骨髓移植也强撑。

为了不给老婆儿子添太多债,他选择自杀。

老吕的命,只值5000。

我不是药神--老吕(王传君)


思慧女儿的命值多少=思慧卖身挣多少

为了卖出印度格列宁,吕受益带程勇认识了白血病病友群群主思慧。

程勇第一次去找思慧,进她工作的歌舞厅。看她在台上跳钢管舞,身材火辣,扭得可带劲儿,脱得可不保留。

程勇脱口就说:“她这样子,不像病人?”

吕受益说:“她不是,但她女儿是。”

后来,程勇把思慧发展成买药销售小组的成员。有一回,他们出来团建,夜深了,想送思慧回家。

程勇:“思慧,我送你回家。”

思慧:“不用。”

程勇:“我送你回家。”

思慧:“真不用,我家不远。”

程勇:“我送你吧……”

我不是药神--思慧

深夜送单身妈妈回家,意思很明显。

思慧是老手,一到家就去洗澡。程勇在她房里,有所有男人即将开荤的喜悦。

就在他暗爽到不知道自己是谁时,门推开了,不是思慧小宝贝,是思慧的小宝贝女儿。

女儿就站在门口盯着程勇,那眼神就像在说:我知道你要跟我妈干嘛,我讨厌我妈这样,我也没办法。

思慧出来,把孩子哄睡,急急忙忙脱程勇的裤子:“我们得抓紧时间……”

那动作主动娴熟,镜头一转,进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制服。

陪男人睡,思慧太熟悉这一套了。老公知道女儿有病就跑了,她一个人,怎么供得起女儿一盒4万的格列宁?

歌舞厅、床上脱得多快,女儿的命就可以撑多久。

思慧女儿的命,值多少钱?看思慧的肉能卖多久!

我不是药神--思慧


老太太的命,值500

电影里,警方一直在打击印度格列宁,从中国医药制度,没有进入立法的药物,就是假药。走私的印度格列宁,再有效,还是假药。

警察曹斌负责查办这个案件。有一回,曹斌大面积捕捞到购买印度药的病友。

不管曹斌怎么拷问,那些病友就是不肯供出“救命神”程勇。

正当曹斌要放弃时,一个老太太开口:“领导……”

所有人以为她要供出程勇,结果她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曹斌说:“什么事?”

老太太说:“你别查印度了。这药假不假,我们会不知道吗?我得病三年,正版药一盒4万,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好不容易有便宜药,他才卖500,他没有挣钱。我不想死。谁家能不遇上一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

不止是这个老太太,在场被拷问的病友,程勇病友群的那些人,要命一条,要4万他们砸锅卖铁也没有。

他们不想死,但能拿来续命的就每月500块。

我不是药神--老太太


黄毛的命,一文不值

电影里出现各个阶级的病友,长期住院能吃得起4万一盒格列宁的,吃得起2万一盒德国格列宁的,吃得起5000一盒印度格列宁的,吃得起500一盒的……

卖假药的张院长对程勇说的:“我卖假药十多年了,只见过一种最大的病,穷病。”

穷病,病穷。大病跟前,人命不再是无价,直接被明码标价。有钱,有药,有命。没钱,有病,不想死,怎么办?

抢!

吕受益还活着时,跟程勇一起搞印度格列宁代理。拿药都要偷偷摸摸,藏在车里。

有一回,车里只剩吕受益。突然来了一个黄毛小子,一副杀马特架势,夺车而入,抢几瓶格列宁拔腿就跑。

被吕受益和程勇追了几条街,被拖回家暴打,杀马特黄毛不是打不过,就是死死攥着手里那几瓶格列宁,打死也不放手。

为什么打死不放格列宁?黄毛一个农村孩子,家里穷,得了病,不想拖累家里,跑出来。

多少钱的格列宁,黄毛都买不起。他才20岁,他不想死。

偷来的格列宁,黄毛不是一个人吃,分给跟他一样的病友。

跟他年龄一样的,跟他一样命不值个屁钱,跟他一样活着成奢侈的人,多得是。

我不是药神--黄毛杀马特


病了,99.9%的人都是隐形贫困人口

没看《我不是药神》之前,压根没听过“慢粒白血病”。

这是一种小众的疾病,这部电影只聚焦了这一群病友的命运,但它却展现出共情感很强的话题:疾病面前,人命真不是奢侈品。人命,就是很贱的。

得了病,你又不想死,就得吃贵的药,吃不起,得去死,不想死,又没钱,得吃仿制药。但仿制药是违法药。

不吃,会死。吃了,违法。

没有人想违法,但想保命就必须违法。

你以为穷人才这样,其实疾病面前,99.9%的人都是隐形贫困人口。

隐形贫困人口,前段时间刚出来的新概念,一开始是指那些外表光鲜亮丽,实际上穷得叮当响的人。

实际上,几乎所有人在疾病面前,原形毕露就是穷人。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

讲个真实故事。

《我不是药神》的原型陆勇。

2002年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彼时陆勇34岁,是一个企业家。

开公司的,挺有钱,一开始发现自己得了绝症,但医生建议他服用格列卫(电影将其易名为“格列宁”)这种靶向药。

“靶向药非常有效,如果服用效果好,在医生的建议下,还可以停用药物。有些病人,用了这个药,效果好,还可以结婚生子,跟正常人一样生活。”

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陆勇重燃活着的生机。

但很快,他就被现实击垮,一年下来吃掉30万。

他是商人,算盘打得溜,一年30万,10年300万,20年600万,这单单是一种药的钱。

一天几颗药片,就花掉800多,比黄金还贵。

没两年,就吃穷了企业家陆勇,他只能改吃400块一个月的印度格列卫。



人命不值钱

生如蝼蚁,死得不如一只蚂蚁。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被踩死、弄死。

曾在杂志上看到过多篇关于山西那边的矿工的报道,为了每个月4000元的工资,不顾自己100%会得肺病和井下随时崩塌的危险,下井去挖煤,几年过后,矿上嫌太敬业,被遣回家了,只给了一两万的遣散费,没多久,身体就垮了,医院一检查,尘肺晚期,命不久矣!你说为什么不去医治?发现尘肺,已经晚期,连4000块就能出卖自己肺的人,哪有可能拿的出更多的钱去医治自己的肺病呢?

4000元,就能买断一个中年壮汉、一个父亲的命。

......

思慧女儿的命,只值4万块。

吕受益的命,只值5000块。

旷工的命,只值4000块。

白血病老太太的命,只值500块。

黄毛和更多病人的命,很多时候,啥也不值。

我们常说,生命无价,人命关天。但在疾病面前,生命,分分钟明码标价。活着,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你没钱,就没命。就是这么现实!

希望我们能珍惜当下的时光,爱惜自己的身体,勤锻炼,控饮食,调情绪,努力工作多赚钱,做一个健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滑稽)

图文节选自网络,侵删。

欢迎各位打电话/发微信与生产捏合机反应釜玻璃胶设备热熔胶设备液态硅胶设备油漆树脂设备金昶泰一起探讨更多情节,或咨询设备,或采购化工设备,金昶泰都在佛山等着你!

金昶泰服务热线:18028192316(微信)